夏香蕉

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.

爱情遇见梦境

以前写的小说,献给远方的朋友。

白先生起床的时候,莫小姐正在厨房准备早餐,远远地就闻见牛奶和鸡蛋的香气。白先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摸到厨房,准确地环住莫小姐纤细的腰肢,然后在她裸露的脖颈上吮了一口。

莫小姐笑着去推他,“快去洗漱。”

白先生也笑,长长的睫毛乱颤。他冲莫小姐耳边吹了口气,调笑着说:“你比早饭香,我忍不住。”

两人笑闹了一会儿,白先生才乖乖去洗漱。莫小姐把冒着热气的早餐放到餐桌上,解下围裙之后,摸了摸刚刚被亲过的脖子,自言自语:“又不能穿低领的衣服了……”

等用过了早餐,白先生戴上墨镜和口罩先出门了。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莫小姐才慢慢地收拾好了自己,去公司上班。她的经纪人告诉她今天要录新歌,一部电影的主题曲,和名声正噪的寒天王一起合唱。

你或许猜到了,对,莫小姐是个歌手。而她的恋人,白先生,是个红极一时的影星。他们交往了六年半,最近在这间远离市中心的公寓定下来,安安稳稳地持续着他们的地下恋情。

白先生长得很好看,而且是个称职不过的情人。虽然因为工作的关系,属于莫小姐的私人时间并不多。但是只要有假期,他就会长时间地粘着莫小姐。

他们在公寓里放碟看,白先生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,莫小姐就靠着他,窝进他怀里,然后看着看着就睡着了——莫先生总说这样的她像只猫。

他们挑深夜出去踩马路,手拉着手走过一盏又一盏暖黄的路灯。偶尔两人换上足够遮盖半张脸的黑框眼镜,就去逛夜市,然后白先生和莫小姐在城市的拐角接吻——像每一对普通情侣那样。

即使这样的关系永远也不能公开,莫小姐也觉得没什么不好。

至少他是爱我的——莫小姐这么想。

 

到达录音棚的时候,一班等待莫小姐的人脸色都明显地阴郁着,因为莫小姐迟到了。本来迟到是小事,毕竟莫小姐的作息不规律是众所周知的事,但这次莫小姐居然让寒天王等了一个小时,那就太不应该了。

“莫繁啊,大小姐,你总算来了。”经纪人夸张地迎了上来,就差热泪盈眶了。

莫小姐对录音室的人点点头,然后走到寒天王面前,态度十分诚恳地鞠了个躬。

“对不起,我迟到了。”

寒天王本来在玩手机,听到莫小姐的道歉,抬起头来,非常不在乎地笑了笑,“堵车是常有的事,我理解。”

其实他比莫小姐还小个几岁,名气却比莫小姐响了不知道多少倍,圈里的人自然是更看重前者。所以遇上这种情况,莫小姐总要服个软,幸好对方是个好脾气。

莫小姐和寒天王进了录音棚,他们的合作出乎意料地顺利,不到两个小时就把歌曲录完了。

莫小姐第一次唱到“其实他并不爱你”的时候莫名地掉了两滴眼泪,然后被她用手背擦掉了,之后几遍她都没有流泪。

工作结束,寒天王和她出于礼貌,说了几句类似“下次再合作”,“有空请你吃饭”的客套话。莫小姐嘴里应着,心里却在想晚饭给白先生做什么菜好。

临别了,寒天王似乎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莫小姐,莫小姐没注意。她正在听经纪人说着明天的行程,手还无意识地摸着她的吉他,显示着主人其实有多么无聊。

可是她忽然怔住了,因为莫小姐听到寒天王说:“你真容易入戏。”

莫小姐那天下午没什么事,离开公司的时候,她整个人有点处于神游状态,边烦躁地扯着自己的衬衫领子边往停车场走。

她脑子里一直在想这句话——你真容易入戏。

一直想一直想,后来她终于想通了,在遇到第三个红绿灯之后。

我不是入戏,是共鸣吧,类似那样的东西。

莫小姐突然难过起来。

 

莫小姐最终没能回去给白先生做饭,她接到了一个电话,对方让她去一个私人咖啡馆见面,顺便聊些敏感话题。

莫小姐到了那里,还没坐下,就被对方赏了一个巴掌。

私人咖啡馆十分安静,而且一个人都没有,大概是受了嘱托,专门留了这么个适合谈话的地方给她和这个盛怒的女人。

“郑小姐,我不想和你动手。”莫小姐觉得嘴角有点痛,但是她没有用手去碰。

郑小姐显然没有这么好的风度,她和往常一样口不择言。

“我警告过你什么?莫繁。一个月了,为什么你还没和朔年分手?非要我去和媒体曝光你这个不知羞耻的第三者你才甘心是吗?”

莫小姐眼神冷下来。

“到底谁是第三者,郑小姐难道不清楚?”

郑小姐气得肩膀都颤起来,“我是朔年唯一承认的女友!”

莫小姐冷笑,“那也不过是因为你后台硬,你以为白朔年真的爱你?别做梦了!”

“至少他承认了我,你却什么都不是。”

郑小姐几乎是一针见血,莫小姐张嘴却吐不出话语,喉咙被梗住了。

见莫小姐没话说了,郑小姐一副得胜者的姿态。

“莫繁,我最后再劝告你一次。离开朔年,否则别怪我让你身败名裂!”

然后她踩着高跟鞋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,她这回倒冷静许多,至少没有用桌上的咖啡泼莫小姐一脸。

莫小姐静静地坐了几分钟,表情漠然至极。

 

“怎么这么晚回来?”

回到公寓,白先生关切地问着莫小姐。莫小姐录完歌给他发了短信,说今天下午就没工作了。

莫小姐把鞋脱下来,整齐地放在玄关处,从鞋柜里抽出她和白先生的情侣拖鞋,粉色的卡通猪正扯着嘴角看她。

莫小姐又抬头去看白先生,对方好看的侧脸一如既往地温柔——温柔得像一张最完美的假象。那张温柔的脸此刻又盛满了笑意,对方甚至体贴地上前,帮她把手里拿着的夜宵拿过去。

“发什么呆呢?我问你的话听见了没?”

“今天碰到一个熟人,就在外面坐了一会儿。”莫小姐低下头,并不想和白先生含情脉脉的瞳孔对视。

白先生以为莫小姐累了,于是他用单手拥住了对方,还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“我们去看电视好了,你还没吃东西吧,边看边吃。”

电视本来就开着,他们俩走过去的时候,娱乐新闻的主持人用夸张的语气报道着一则非常热门的花边。

“近期爆出白朔年即将与郑家千金订婚的消息,一部分年粉表示男神结婚打击巨大,一部分则表示万分祝福。我们知道,白朔年一向是荧幕上好男人的代表……”

白先生愣住了,莫小姐偏过头,屏幕上郑小姐挽着白先生的手臂,笑得温婉而明媚。她一眨不眨地看完了这则新闻,然后轻轻地推开了白先生。

白先生慌了,支支吾吾地解释,“小繁……你知道的,我能拿到影帝多亏了郑甄,我……我欠她人情,不能不还……”

莫小姐面无表情,“还人情不需要以身相许。”

白先生拉住她的胳膊,“小繁,虽然我和她……但是我爱的只有你,你要相信我。”

莫小姐抬头看这个紧张地向自己解释的男人,他眼里盛着诚恳的情意,没错,再真诚不过的情意了。可是他演电影的时候,那个眼神,也是再真诚不过的。

莫小姐想起除了郑小姐之外的另一个女人,那个人也曾找过自己,言辞激烈,要她离开白先生。

她不懂,她明明是最低调的一个,可是白先生的情人却都视她为眼中钉,莫非真的是白先生爱她入骨吗?

莫小姐笑了,她伸手摸摸白先生好看得令人嫉妒的脸,“今天郑甄找过我了。她说,我再不和你分手,就要我身败名裂。”

白先生不说话,他太过震惊。

“朔年,你还记不记得你说过,等你在演艺圈站稳脚跟了,就娶我的承诺?你说把我藏起来,藏得好好的,别人就不会伤害我了。我相信你,所以我乖乖地留在这等你。我当歌手,不是为了大红大紫,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。可是,你还是走得太快了,我跟不上你……”

莫小姐虽然在笑,声音却是冷冰冰的。

“甩掉我良心不安吗?还是你享受着被爱的优越感?”

白先生还是想解释,他和郑甄说过,莫小姐是他最重要的人,但他不再爱她了,却亏欠她太多。他会和莫小姐分手的,但他到现在,也还是说不出口。有的时候,他会觉得自己还是爱着莫小姐的,但有的时候,又觉得那只是一种负疚感。

“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?”莫小姐终于不再笑了,她无声地哭起来。

白先生还没有红的时候,他们是多么的恩爱。白先生笑起来也是温柔的,还带着点少年的羞涩。她最喜欢看白先生拿着剧本对词,哪怕那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,白先生也全心全意地排练。有时候,还会拉着她一起,对她说那些平时羞于讲出口的情话。可是,她的白先生,去哪了呢?

白先生彻底慌了神,他抓着莫小姐的肩膀,几乎脱口而出,我不和她结婚了。但是他想起自己的演艺事业,想起郑甄的父亲托付女儿时的模样,想起他这几年上层社会的生活。他终究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放弃一切,然后和莫小姐站在太阳底下。

莫小姐等啊等,等不到她想要的结果。

她用手背擦擦眼泪,终于在模糊的视线里找到白先生的脸,然后狠狠地打了他一个耳光。

 

那之后的几天,网上爆出了莫小姐和白先生的亲密照片。莫小姐亲着白先生的脸,后面是大片大片的薰衣草,时间正是今年年初。

“白莫亲密照曝光,莫繁企图靠白朔年上位?”

“郑甄出面澄清绯闻,力挺白朔年打击第三者。”

“郑甄怒骂莫繁勾引白朔年,企图破坏白郑订婚。”

“白朔年粉丝围攻莫繁,莫繁滚出娱乐圈。”

此时的莫小姐正坐在某间餐厅的最里面,对面是前不久说要请自己吃饭的寒天王。

“你要我帮你做这些?有什么好处?”

寒天王一副意外至极的表情。

“我知道之前那部电影的男主角本来是你,但后来被他抢了。我也知道你和郑娱的敌对关系,爆出这些消息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,何乐而不为?”

寒天王挑挑眉,不得不说莫小姐很了解他的心思。

“哦?那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?如果按照你说的,六年前你就和白朔年交往了,这么多年的感情摆在那,值得你曝光所有的事情,只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?那样你和白朔年就再也回不去了。如果你再坚持一下,或许他会回来呢?”

“我已经傻了六年了。”莫小姐怎么会不知道,白先生究竟是爱她或是不爱她?她怎么会不知道,白先生这几年背着她交往过多少人?

“我曾经以为他会回来,不管他爱过多少人,他最后总是我的白朔年。我以为他最爱的一直是我,我可以这样一辈子,我以为我坚持得下去。”

“直到他把我对他的爱都磨成了恨。”

 

莫小姐在半年前就调查过白先生所有的交往对象,她约了每一个人出来见面——分了手的,没有分手的。有的已经走出来了,有的却还狂热地爱着白先生——那个完美的情人。

莫小姐找到了最偏激的一个,郑甄。她家够有钱,也够有势,挑起风波是小事一桩。她故意匿名寄了自己和白先生的照片给她,挑战她的权威,直到她再也坐不住,两次亲自找自己出来,威胁她离开白先生。

看见新闻的那天晚上,莫小姐发过去的短信——“我不会和他分手,即使你们结婚。”是压垮郑甄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然后莫小姐就可以顺着往上爬,反将对方一军。

 

三天后,郑娱竞争对手瑞乐为莫小姐平反,爆出影帝白朔年糜烂的私生活。其不仅指出了白朔年背叛原配女友莫繁之事,更将其与多个女明星交往的事实摆出,证据确凿,不容反驳。白朔年好男人的荧幕形象瞬间崩塌,舆论唏嘘声一片。白郑婚事造郑家阻拦,郑甄大闹无果,两人被迫分手。

 

莫小姐的歌手生涯并没有被这件事影响,反而因祸得福,成了新生代的偶像,很多女生为莫小姐无果的爱情长跑惋惜,也为她坚强的性格折服。

莫小姐开了很多场演唱会,但她从不演戏,她总是唱着歌,唱着唱着就哭了。

白先生还是在演艺圈摸爬滚打,只是好久遇不到好的机会,渐渐没了名气,只能靠着一张脸搏些出镜的机会。

至于他有没有回头找莫小姐,那有什么重要的呢,重要的是莫小姐再也不会和他在一起了。

 

那之后过了很多年,莫小姐和他的恋人——寒天王一起开演唱会。他们是圈里公认的模范情侣,两人在一起磨合了很久,终于定了下来。

他们手拉着手一起唱歌,身后是跟了莫小姐十年的乐队。

他们翻唱Coldplay的Paradise。

莫小姐一遍又一遍地重复——“She'd dream of para- para- paradise。”就像在唱自己无法回去的青春。

 

【当我是个小女孩的时候,我期待世界给我爱。】

【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我知道那尽头处是天堂。】

【我爱你,可是这爱存在于过去,它与你无关。】

 

 

评论
热度 ( 2 )
 

© 夏香蕉 | Powered by LOFTER